熱門推薦:

第一卷 第二章 重生

花花弄雨 | 發布時間:2019-03-12 13:57:51 | 本章字數:2031

第一卷第二章重生

燈油如豆。

顧云姝翻了身,紗帳外燭光昏黃,她從錦被下伸出手,探了探額頭,發現燒已經退了。

床榻下傳來細微的鼾聲,她挑起紗帳,見崔嬤嬤搭了一床被子躺在地上,睡得正香。老臉上松弛的皺眉,隨著她的鼾聲一抖一抖的。

聽著這熟悉的聲音,顧云姝總算放心下來。看來自己真的沒有弄錯,她當真是回到了十二歲那年。

崔嬤嬤是服侍母親的老人,當年母親上吊自殺之后,嬤嬤傷心欲絕,也跟著去了。眼下,看見她還在自己的身邊打呼嚕,顧云姝不覺吵鬧,心中反而劃過一絲淡淡的溫暖。

溫暖之余,更多的是慶幸。

好在她回來的及時,除了無法挽回父親的失蹤之外,母親還沒有被逼死,哥哥也沒有死在流放的路上。

一切都還來的及!

這一世,她絕對不會像上輩子那樣,毫無反抗之力的遭人揉搓踐踏!不管是母親,還是哥哥,她都會好好守護。

顧云姝將手縮回錦被,真實的溫暖襲來,她頓時松了一口氣,緊繃的心情也放松了下來,頓時昏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在夢里,顧云姝夢見自己又回到了寧止的慎王府。夏日炎炎,她坐在廊下一邊乘涼一邊賞荷,寧止命下人抱了一籮筐的龍眼過來,一顆一顆替她剝好,將鮮汁白嫩的果肉遞到她嘴邊,眉眼神態十分溫柔。

她遂乖乖張嘴,卻不料那溫柔一下變成了猙獰,寧止竟將那果肉帶核塞進了她喉嚨里,顧云姝握著自己的脖子,面色漲的通紅,就這樣活活被憋死了。

那夢境十分的真實,憋死的瞬間,她雙手胡亂的往外抓著,一下子被誰的手給握住了,那手十分的溫暖,將她從夢魘之中拉了回來。

顧云姝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,便瞧著母親坐在她的床榻前,心疼的將錦被掀開,道:“你這孩子,怎么將被子蒙到頭上去了?方才聽你大呼小叫,可是夢魘了?”

林氏絮絮叨叨的念她,一邊去摸她的額頭,見燒退了,頓時臉上露出舒心的笑容,驚喜的道:“娘親的好嫵嫵總算是燒退了。”

嫵嫵是顧云姝的小名,因她剛出生的時候十分愛哭,白日里哭夜里也哭,實在是十分難帶,整日嗚嗚咽咽,故而林氏才給她取了這個小名。

卻不想,林氏生的那般清麗婉轉,顧云姝卻隨了這個小名。五官明明生的精致秀氣,組合在一起卻憑空出來一股媚態,尤其是那雙桃花眼,要是不哭還好,若是流了眼淚,當真是要變成妖精勾人了。

也因為這個,母親和哥哥死后,祖母和二房一直拿她的容貌做文章,說她天生長得便似狐貍精,配不上做主母。故而,一紙婚書許了章王做小妾,還美名其曰是給她找了一門富貴的好婚事。

章王年過五十,腦滿肥腸,油膩不堪,還當真是頂好的婚事!

顧云姝想起前世的事情,便覺得心口堵得慌,臉色也難看緊。

林氏見她神色郁郁不說話,還以為她不舒服,連忙問道:“嫵嫵,你可是還有哪里疼?告訴娘親,娘親替你吹吹。”

話音未落,門口忽然走進來一名少年,青衣玉冠,面容俊俏,幾步之間便走到床前,嘴里一邊念叨道:“剛進來便聽見阿嫵不舒服,怎么樣,身體難道還沒好嗎?要不要哥哥再去找個大夫替你瞧瞧?”

說話之間,顧明川伸出手來從背后拿出一個玲瓏剔透的玉墜,放在她眼前晃悠,語氣寵溺的說道:“前段時間,你養的蛐蛐不是死了嗎?哥哥替你做了一個可以永遠陪你的玉蛐蛐。”

顧明川是她的同父同母的哥哥,比她大四歲,因為只有一個妹妹的緣故,故而對她十分寵溺,將所有的兄長情懷都放在了她的身上。

說著,便將那玉蛐蛐放在顧云姝的手心里面。

玉質入手冰涼,顧云姝徒然打了一個寒顫,顧明川說的事情她記得。

她十二歲之際不懂事,十分貪玩,炎夏時分養了一群蛐蛐整日逗著玩耍。卻不想夏天一過,蛐蛐們就都死了,為著這件事情當時她還傷心難過了好一段時間。

后面,顧明川千方百計為她找來一只玉蛐蛐,還得罪了梁家表姐,壞了他自己的婚事……

想到這里,顧云姝再也忍不住了,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。

都是她的錯,若不是她年少驕縱,若是她能夠早日察覺祖母的禍心,一家人也不至于落到那般田地。

顧云姝越哭越兇,好似要將前世所遭的罪全部都哭出來!

她這樣哭,林氏的心都要被她哭碎了,連忙把顧云姝摟進懷里,心疼的摸著她的手背,道:“嫵嫵不哭了,不哭了……有什么委屈,你快說出來,娘親一定給你做主。”

說著,又轉頭看向顧明川責備道:“你也是,你妹妹好不容易忘了那群蛐蛐,你怎么又提起此事了?還不快將這玉蛐蛐拿走。”

顧明川也十分后悔,看妹妹哭的這么傷心,他自責不已。

“阿嫵,都是哥哥的錯,哥哥這就拿走,是哥哥不會說話,惹你傷心,阿嫵別哭了。”

說著,便要將玉蛐蛐拿走。

他們都以為是這玉蛐蛐勾動了顧云姝的傷心事。

卻不知,顧云姝哭的是自己未曾保護好家人。見顧明川伸手過來,她連忙握緊手中的玉蛐蛐,搖頭道:“不是,不是因為哥哥,也不是因為玉蛐蛐。阿嫵很喜歡哥哥的禮物,娘親,阿嫵是因為別的事情才哭的。”

她害怕兩人不相信,連忙將玉蛐蛐塞進了枕頭下面,兩三下抹干了自己的眼淚。

看著女兒這幅樣子,林氏眼眸微瞇。不知為何,她總覺得女兒這次落水之后,心里面好像藏著什么事一樣。

林氏似是發現了什么,忽然問道:“嫵嫵,你是不是因為落水的事情才心里面難受的?”

說起落水,顧云姝一愣,她怎么把這件事情給忘了?

要說起來,她這次落水,可不是一個簡單的意外。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蘇公網安備 32032102000031號

3d真人游戏是真的吗